第419章 贵门村的死循环 【5000大章求月票】_末日从噩梦开始
小说mvp > 末日从噩梦开始 > 第419章 贵门村的死循环 【5000大章求月票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19章 贵门村的死循环 【5000大章求月票】

  第419章贵门村的死循环【5000大章求月票】

  “这俩玩意儿,都是你的?”杨克看到林默把那个诡异的牌位放到了诡异的纸箱子里,一下子受到巨大的震撼。

  之前猛不丁看到自己院子里多了一个纸箱子的时候,杨克心里那是非常害怕和恐慌的。

  他也不知道这玩意儿是谁的,更不知道是怎么进来的。

  就仿佛,纸箱子本来就在那个地方。

  杨克的性子比较沉稳,遇事先观察,他知道遇事慌乱不可取,多言多语也不可取。

  所以他最初判断,这纸箱子应该是某种未知的‘诡异’。

  当然,他也想过,纸箱子有可能是陈兵,或者是后面进来的这个林默的,可他又觉得可能性不太大。

  谁知道,现实很快证明了这个可能性不大的可能,居然是真的。

  林默告诉杨克,这两个不是‘玩意儿’。

  “一个是我的好朋友,另外一个,也是我的好朋友。”林默摸了摸纸箱子,虽然自己还没有和纸箱子沟通过,但这东西却是帮了自己不少的忙。

  说是好朋友,不为过。

  当然,纸箱子的目的林默现在还不是特别清楚,但没关系,这个事情迟早能弄清楚。

  现阶段,林默把纸箱子当成了储物箱,林南的牌位先塞进去肯定没错。

  这一次林默和陈兵的目的有三个。

  林南、失踪的专家、贵门村内的情况。

  到目前为止,失踪的专家已经都完了,没法子营救;林南找到了,虽然就是一个牌位,但对方的意识,肯定寄存在了这个牌位上,先带回去;最后一个就是彻底调查鬼门村,这个事情相对来说是最难的。

  因为贵门村的情况非常特殊。

  这是一个被非常强大的怨念封锁的村庄,只能进不能出,而村庄里所有诡异和恐怖的源头,就和百年前的沉河冤案有关。

  通过小虎吞吃的那个伥鬼老八,林默已经了解了不少,但还不够。

  眼前的杨克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信息来源。

  真摸清楚了贵门村的情况,那林默和陈兵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。

  “杨团长,来,咱们聊聊!”林默招呼杨克,请教别人,当然得恭敬一点,称呼杨团长没有毛病。

  虽说,对方只是村子保安团的团长,但大小也是一个官。

  杨克不傻,他在贵门村里待了一百年了,按照年纪来算,都是一百多岁的老人了,所谓人老成精……

  “你想打听村子里的情况?”杨克问了一句。

  林默点头。

  “答应我一件事,我就告诉你。”杨克直接谈条件。

  “什么事儿?”陈兵也坐在旁边,他估摸,杨克是想要让他们把他从这个村子里带出去,毕竟之前已经知道,杨克是被困在这里,永无止境。

  换谁怕也受不了这种折磨。

  “帮我灭了那一伙盗墓贼!”杨克这个时候咬牙切齿道。

  陈兵稍有吃惊,他没有去过张木匠家里,所以对那边情况和杨克口中的盗墓贼不太清楚。但是林默知道,甚至知道盗墓贼都干了哪些伤天害理的事情。

  林默也不废话,直接把小虎叫出来,让它吐出伥鬼老八。

  “杨团长,你看,盗墓贼里的老八我已经宰了,还把他做成了伥鬼,我现在和那帮盗墓贼已经是结了梁子,你不说,我也得和他们拼个死活。”

  林默这一招果然奏效。

  看到伥鬼老八,杨克眼睛一下子就亮了。

  “好,好啊,我等了这么多年,这一次终于等到机会了。”主要是杨克也看出来了,无论林默还是陈兵都不是普通人,手段极高。

  尤其是林默,对方居然能活过三日死咒,虽然在他看来,运气成分占了主要原因,但有的时候,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。

  “好,关于这村子里的事情,我也就告诉你们,这些年,我也没法子和别人倾诉,早就憋坏了。”

  杨克接下来开始讲述。

  不少内容林默已经知道,例如百年前盗墓贼进村,又例如,张木匠勾结盗墓贼,害死了其妻子,沉了河。

  这个时候林默告诉杨克,说真正的张木匠早被人害死了,你说的那个,是盗墓贼里的二当家假扮了。

  听到这个,杨克愣了愣,更是怒气冲天。

  “我就说,张木匠为人朴实,怎么会干出这种事,原来,所有的问题都在那一伙儿盗墓贼身上。这帮狗日的东西,我恨不得吃他们的肉,喝他们的血,如果不是他们,我们村也不会变成这个人间地狱。”

  接下来杨克又说了很多东西,这些有的林默知道,有的,他也不知道。

  这里面就包括,贵门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恐怖的样子。

  “一开始,不少村民还能保持正常,除了个别被那帮盗墓贼害死的,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包括我。”

  “张木匠老婆被沉河那天,我不在村子,第二天晚上才赶回来,结果已经出了事。当时回来之后,村子安静的可怕,连狗都不叫。后来才知道,大伙儿都死了,我自己也被人偷袭,结果倒下之后,发现自己来到了这个地方……”

  杨克抬头看了看已经重新被灰雾包裹的村子,摇头:“这里虽然看上去是贵门村,但我知道,这里并不是,这是阴间,这里的是地狱。”

  林默知道,当时村子里有人因为某种原因,被污染源弄成了疯子,变得极为弑杀疯狂,杨克也应该是不小心遭了毒手。

  但接下来杨克告诉林默,偷袭他的,不是发疯的村民,而是‘张木匠’。

  真正的张木匠已经死了。

  那杨克说的张木匠,就是盗墓贼团伙中的二当家。

  林默突然意识到不对劲。

  如果按照杨克说的,那个时候二当家还有能力偷袭别人,说明对方绝对可以带着从墓地里找出来的宝贝远走高飞。

  那为什么,又被困在了贵门村里?

  这又是怎么回事?

  肯定有问题。

  杨克接着说,他当时在噩梦世界里醒过来后,经历了不少凶险,但他是幸运的,在第一个三日死咒时,躲到了村里的祠堂里。

  那些牌位,保护了他。

  “所谓三日死咒,便是被沉河的张氏,她怨气太重,每隔三天,都会发狂一次。每一次发狂,除非是被她怨气所沾染的村民,其他的,都会被她杀死,没人能幸免。”

  “这些年有很多外来的人,他们有的被怨气沾染,成了那些怪物中的一员,更多的,是被杀死。”

  陈兵这个时候说了一句:“被无辜杀死的人,自然也有怨气,这一百年来,此处的怨气越积越多,才会形成这种灰色的雾气,真不敢想,这么长时间里究竟有多少人死在这里。”

  陈兵说的这个也是事实。

  而且,数量极难统计。

  毕竟时间跨度太长了,一百年的时间,尤其是华夏最风雨漂泊的那些年,死人什么的简直是正常了。

  说不定有逃难的人,源源不断的死在这里。数量可能是数百,也可能是数千。

  结果就是,死的人越多,怨气就越重。

  最终成为了今天这个样子。

  “张氏怨气太重,她要报仇,但却进不去张木匠家里,那院子里有更恐怖的东西。很久以前我见过一次,张氏和那个怪物斗一次,吃了大亏,差一点被灭掉。不,不是差一点,应该是对方手下留情了,所以张氏才跑掉的。”

  杨克又说了一个让人震惊的事情。

  林默问杨克,张木匠家里那个恐怖的存在,是不是子母女尸。

  杨克点头:“是一个大肚子的女尸,我当时在远处看着,两条腿和灌了铅一样,动都动不了,实在是太恐怖了。”

  林默则是眉头紧锁。

  子母女尸能干掉张氏,但却故意放走,这是唱着哪门子戏?

  如果是故意为之,那一定是有其目的。

  又联想到明明可以带着宝贝远走高飞的二当家,非要留在这里,林默感觉自己似乎抓到了什么关键。

  “对了,村子里的戏台子又是怎么回事?”

  陈兵问了一句。

  这也是林默比较好奇的一个点。

  杨克说,戏台子本身村子就有,但当年兵荒马乱的,一年到头也唱不了几处。至于那个唱《窦娥冤》的戏班子,杨克了解的也并不多。

  但他了解的再不多,也比林默和陈兵多。

  “那个戏班子来路诡异,头一天就来了,和那一伙盗墓贼有关系。每一次唱戏,都会引来所有村民和怪物过来,我曾经见过,这戏剧最后,斩了戏剧中的恶人之后,村民的怨气就会消散一些,我怀疑,这戏班子的作用,就是为了稳住局面,就像是秤砣,调节平衡的。”

  杨克的这个分析很靠谱儿,比喻也很恰当。

  林默一想也觉得非常有道理。

  如果说,现在贵门村的情况就是那伙盗墓贼所希望看到的,那么一切就都解释得通了。

  当然,可能并不是所有盗墓贼都知道这个事情,至少老八不知道。

  林默分析,这件事背后的操盘手应该就是那个假扮成张木匠的二当家,甚至有可能其他盗墓贼都是被他蒙在鼓里的。

  现在的情况已经是比较清楚了,林默从他自己观察的情况,加上伥鬼老八和杨克说的这些情报,统一汇总起来,贵门村里的秘密已经是慢慢浮现了出来。

  贵门村,从一百年前开始,就陷入了一个似乎是永无止境的‘死循环’当中。

  最恐怖的张氏怨气冲天,就算是一百年了,也无法化解,而且愈演愈烈。再加上其他一些强大的梦魇,可以说除了唱戏的时候,村子里都是凶险无比。

  虽然有戏班唱《窦娥冤》来平衡怨气,但也只是稍微平衡一下,将这些梦魇爆发的周期拖延到三天。

  所以贵门村才有‘三日死咒’之说,也就是说,就算是运气好,头一天进来,那第三天的时候也得死。

  林默亲身经历过,所以很清楚三日死咒有多恐怖。

  当时如果不是有红灯笼的光芒可以阻挡那些梦魇,林默也栽了,无论他有多强的力量也没用。

  和积攒了一百年的怨气想必,他和人家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。

  而三日死咒发作之后,又是三天安静,唱戏的唱戏,听曲儿的听曲儿,最后,怨气积累,再度爆发。

  周而复始。

  这就是死循环。

  如果是这样的话,倒还好,因为贵门村内部已经形成了这种相对平衡的死循环,而且已经维持了一百年,那么接下来,大概率也会继续这么下去。

  所以潜龙市那边,应该不会受到影响。

  但事情真的是这样吗?

  林默很怀疑。

  因为他觉得,贵门村里藏匿的秘密,并没有完全被他挖掘出来。

  至少张木匠家里的盗墓团伙,还有那个子母女尸他就没有搞清楚底细。

  从戏班可以更换的脸皮来看,戏班子和二当家就脱不开干系,而二当家又是整件事的幕后操盘手,十有八九,对方在下一盘大棋。

  林默很想搞清楚这件事的内幕。

  陈兵这个时候凑过来,小声道:“林默,情况已经摸清楚了,林南的意识体也找到了,咱们的任务完成了。”

  言外之意,他们得离开了。

  再等一天,外面的谢教授就会让红线婆婆把他们拽出去。

  当然,得提前藏到纸箱子里。

  林默点了点头。

  这个是他们之前早就定好的计划,肯定没问题,不过距离撤离还有一天多的时间,这段时间显然也不能浪费。

  如果能搞掉那一伙儿盗墓贼,那就最好了。

  毕竟这个事情也是答应杨克的。

  林默就问杨克,说你在这里待了这么长时间,如果要对付那一伙盗墓贼,有没有什么计划或者好办法。

  杨克表示没有。

  “我如果有法子,也不可能等到现在了。”

  林默和杨克对视,两人看了一会儿,林默才道:“也就是说,你是指望我想法子?”

  “你以为呢?”杨克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在说,你特么说的全是废话。

  “我想想吧。”林默一下子也想不到什么好法子。

  灭掉那伙盗墓贼,看似简单,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冲过去,名刀明抢的厮杀。

  问题是,打不过。

  那个子母女尸太恐怖了。

  林默上一次吃的亏,到现在还记忆犹新。小雨手腕上的伤,还有小虎也挂了彩,当时也是运气好,这才逃了出来。

  这一次就算是加上陈兵,加上杨克,以林默来看,依旧不是子母女尸的对手。

  那玩意儿太邪门了。

  杨克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所以即便是他将那些盗墓贼恨的牙痒痒,但这么多年来依旧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  打不过,这就是最大的硬伤。

  陈兵没见识过子母女尸,所以这个时候也不好开口说什么。

  林默摸着下巴,这个时候嘟囔道:“子母女尸那么厉害,按理说,那伙盗墓贼想要离开这里,早就离开了,莫非是不想?”

  当下把伥鬼老八弄出来问。

  “想,我们当然想,但冲不出来,而且子母女尸也不完全受控制,二当家说了,眼下,只能维持这个平衡。”

  老八知道的不多,说了和没说一样。

  但可以肯定,二当家说谎了,老八和其他盗墓贼可能都不知情。

  至少戏班的事情,老八他们都不知道。

  二当家没和他们说,这就看得出来在二当家眼里,可能其他同伙儿也是棋子。

  这个时候,林默还想问话,但突然,他隐约听到一声惨叫。

  听声音,好像是兔子叫的。

  当下林默冲了出去。

  对了,还有这个兔子。

  之前林默把这家伙完全忘了,听到惨叫声他才想起来。

  “兔子也经历了三日死咒,它没死?”林默一边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,一边心里琢磨。

  他速度很快,不一会儿就看到前面有一个小不点朝着这边跑过来。

  仔细一看,可不就是兔子么。

  这货明显是被吓坏了,尖叫着,慌不择路的跑着,似乎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追它。

  看到林默,兔子一个哆嗦,激动的跑过来。

  “大哥,救命!”

  一个弹跳,兔子一头钻进林默的怀里,吓的直哆嗦。

  看兔子的样子,除了蹭了一点泥土之外,根本没受伤。

  与此同时,前面雾气中,支离破碎的满哥摇摇晃晃走了过来。

  这个时候的满哥,和最开始遇到的样子又不一样了。

  他似乎吸收了一个东西。

  仔细一看,是阿斌。

  阿斌身体的一部分,已经和满哥融合在一起,无数血丝刺入阿斌的身体,手臂,胸口,脖子,眼睛。

  原本正常的阿斌,此刻看上去也是和满哥一样,露出凶恶的眼神,浑身怨气。

  林默后面,陈兵和杨克也追了过来。

  杨克看到这场面,摇了摇头:“它们已经彻底被怨气沾染,快走,这种怪物遇到人,不死不休的。”

  仿佛是为了印证杨克这一句话,那边的满哥发现了他们,嘶叫着扑了过来。

  这个梦魇在贵门村的恐怖程度在林默看来,可以排入前四。

  贵门村里,最恐怖的就是子母女尸,第二个当然就是张木匠的老婆,第三个是那个被乱棍打死的男人,满哥排第四。

  “等一下!”

  这个时候林默看出问题,满哥的动作有些古怪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阻挡它。

  毕竟,按照正常情况,以满哥这种梦魇的实力,要灭杀兔子,后者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。

  “是阿斌!”

  林默立刻反应过来,心中一动,抽出虎骨镰刀就冲了过去。

  还有最有一天时间,猛求月票,希望可以突破2000张。本月已经更新22万字,不出意外,到最后一天可以更新23万字,接近24万,基本上,每天都算是有加更,也就是8000字。

  对没法子全天候码字的茄子来说,已经是很努力了,借着这个由头,再求求票!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xiaoshuomvp.com。小说mvp手机版:https://m.xiaoshuomvp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