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9章 老孙头你怎么在这儿_末日从噩梦开始
小说mvp > 末日从噩梦开始 > 第639章 老孙头你怎么在这儿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39章 老孙头你怎么在这儿

  第639章老孙头你怎么在这儿

  看着跪倒一地旳鬼怪,臭臭愣住了。

  它嘴唇都在哆嗦,看得出来相当的激动。

  也是,这种牌面,它以前从未有过。

  就像是一个穷了半辈子的人,突然中了千万大奖一样。

  不激动反而不正常了。

  林默那边倒是没有特别惊奇。

  因为这个在他的预想之内。

  他刚才鬼使神差的将官印按在臭臭脸上,显然激活了这个官印的某种能力,在林默看来,这有很大可能是封官。

  也就是说,被官印直接盖在脸上,会成为这一层的鬼王。

  鬼王就是一个称号。

  和实力无关。

  就像是被小雨干掉的那个,本体实力稀松平常,如果不是仗着皮影禁忌,林默要弄死它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  眼下的情况也和林默预想的一样。

  在周围那些鬼遵从臭臭的命令跪下的那一刻,林默就知道自己猜对了。

  臭臭在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后,激动的同事,当然对林默也是感恩戴德,立刻跪下表达忠心。

  “林先生,我活着的时候,就没有人看得起我,莪死了,也是被各种鬼怪欺负。人我做不好,鬼,我也是混的最差的那个。”

  “我以为,这辈子就这样了,再无翻身的可能。直到让我遇见了您,是您给我了我一切。”

  “没说的,以后我臭臭就是您的马前卒,您让我干什么,我就干什么,绝无二话。”

  对方跪在林默脚边说这番话的样子,简直让周围的鬼怪都不忍直视。

  臭臭对此却一点都不在意。

  用它心里所想的话来说,就是我当舔狗怎么了?我舔出了辉煌,舔出了巅峰,你们还不如我这个舔狗呢。

  林默这边没时间耽搁。

  他还得上楼去敲钟呢。

  至于臭臭上位这件事,也完全是意外。

  “行了,五层就交给你了。”林默拍了拍臭臭肩膀,交代完事情,就顺着楼梯上到了六层。

  臭臭是上不来了。

  成了鬼王,就只能在所属的楼层,不能上,也不能下。

  这是鬼阁的规矩。

  这次林默很小心,因为有了五层鬼王算计他的前车之鉴,所以六层会遇到什么,实在是难以预料。

  因为时间久远,踩在向上的楼梯木板上,有时候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。

  在这种环境下,越发感觉阴森恐怖。

  林默在快上去的时候,险些一脚踩空,低头一看,下面一个木制楼梯折断了。

  “啥破地方啊,也没人过来给修修。”林默低头看了看,发现下面的楼梯上,趴着一双手。

  估摸是个孤魂野鬼。

  林默也懒得搭理。

  六层这地方比五层要阴森,五层虽然也不咋地,但至少地面上干净,但六层就像是从没有人打扫过。

  又脏又乱。

  一些地上堆满了破旧的衣裳。

  前面还有一些养鱼的那种水缸。

  林默走过去看了看。

  水缸里居然还有水,不过污浊不堪,隐约间,可以看到水里好像泡着什么东西,像是头发。

  伸手划拉一下,猛不丁看到一双眼睛,隔着浑浊的水看向自己。

  林默与之对视。

  几秒钟后,对方移开的目光。

  是个水鬼。

  林默当然不怕,他就是觉得这个水鬼挺惨的。

  别的水鬼,要么在大江大河,要么在小流小溪,最次的,也能混一口水井。

  这位可倒好,就一个水缸。

  挺可怜的。

  林默四下看看,继续寻找上楼的楼梯。

  运气还行。

  林默看到楼梯好像是在不远处。

  当下往那边走。

  这时候路过了一个屋子,这屋子上的窗户纸都破掉了,可以看到里面站着一个人影。

  林默只是扫了一眼,起初没在意,继续往前走。

  毕竟这种地方的鬼影子太多了,见怪不怪了。

  只是走了几步,林默突然停了下来,他觉得刚才那个人影很眼熟。

  想到了一个人,立刻返回来仔细查看。

  透过破烂的窗户往里看,林默看到了一个七窍流血的老头。

  “老孙头?果然是你啊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  林默小声说了一句。

  这屋子里的鬼,居然是老孙头。

  此刻那老孙头看到林默,也是激动的不要不要的,赶忙走到门窗这边。

  “小林啊,真的是你啊,快放我出去,这屋子里太恐怖了。”

  恐怖?

  哪儿恐怖了。

  林默仔细往这屋子里看了看。

  他这才发现,这个屋子里并不是只有老孙头一个,还有另外一个鬼。

  不过对方在屋子里的床上坐着,因为角度的原因,林默一开始没看到。

  那个鬼披头散发,长啥样不知道,多大年纪,也不知道,但应该是个女鬼,一来头发很长,二来穿着一双绣花鞋。

  男人肯定不会穿这个。

  林默看了看这屋子的门。

  然后冲着老孙头说:“这屋子也没上锁啊,你自己出来不就完了?”

  老孙头摇头说不行啊。

  “我有个毛病,遇到门啊,窗啊什么的,我自己不能出入的,得屋子主人允许,我才能出入。”

  林默想起来了。

  之前大爷似乎提到过。

  老孙头刚出现的时候,就是在传达室外面敲门,当时把大爷吓个够呛。

  那时候老孙头让大爷开门。

  大爷不敢开,鬼使神差说了一句你自己进来。

  这算是得到了屋主人的允许,所以老孙头才能进来。

  看起来这是老孙头的一种‘禁忌’。

  不过这个禁忌很拉跨。

  稍微注意一点,随便一扇门就能把这货挡在外面。

  而且现在这个情况,是它自己把它自己给困住了。

  看屋子里床上的女鬼,应该是挺厉害的,浑身的怨气都结丝了,在周身缠绕,和屋子里很多地方都纠缠在一起,而且在逐渐增加当中。

  这些诡丝显然不能碰。

  如果再耽搁一会儿,老孙头可能就得完蛋。

  老孙头有禁忌,林默没有。

  他直接把门打开。

  咯吱一声。

  老孙头站在门口,还是出不来。

  可问题是,他只需要迈一步就能出来,但就是这一步,死活迈不出来。

  鬼的禁忌,林默知道就是这样,有严格限制的,说不行,那就真的不行。

  而自己不是这屋子的主人,所以,要让老孙头出来,得和屋子里床上那位商量一下。

  虽说老孙头也算是个恶鬼,而且还打算害自家大爷,但怎么说都是大爷的朋友,而且在恢复一部分记忆后,也老实了很多。

  能帮,肯定应该帮一把。

  举手之劳的事情。

  林默让老孙头别急。

  “我和屋主人商量一下,让它发话,你不就能出去了。”

  老孙头一听也是感激无比:“那行,不过你可得小心一点,床上那位,不好惹啊。”

  看上去,老孙头吃过亏。

  但林默现在很膨胀,毕竟刚刚干掉一个鬼王。

  再说,他只是去商量,又不是打架,怕什么?

  “老孙头,你放心,我就只是和人家商量一下,答应就好,不答应,就说明人家不想放你走,想和你过日子,你不如就待在这儿,多好,还能白捞一个媳妇。”

  老孙头一听这个,欲哭无泪。

  眼睛里的血吧嗒吧嗒往下掉。

  这会儿林默已经走进去了,他先四下观察了一下,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危险,确认没有,这才走到那个床边。

  这床,做工不错。

  是古代的样式,四角有立柱,有顶,上面雕着鸳鸯。

  挺好看的。

  前面有怨气凝结的诡丝,一般人或者普通的鬼怕这个,沾上肯定没好事。

  不过林默身上有十几种诅咒,根本不会怕这个。

  伸手一划拉,一片诡丝就哗一下,像是被火燎的蛛丝,瞬间燃烧消失。

  床不小。

  但这女鬼坐在正中央,林默一个外人,坐在旁边肯定不合适。

  所以林默从旁边搬了个木凳,摆在旁边,坐好。

  “姐姐怎么称呼?”

  先客气客气。

  这鬼阁里的都是百年老鬼,怎么算,年纪都比林默要大,所以叫一声姐姐不吃亏。再说,林默是和人家商量事儿,当然得讲礼貌。

  女鬼扭头,似乎看了一眼林默。

  当然看没看,林默不知道,因为对方脸上都是头发,密密麻麻,就像是一只没有修剪过毛发的阿富汗猎犬。

  除了毛,就是毛。

  下一刻,女鬼冲着林默点了点头。

  算是回应。

  看上去,应该是看到林默了,而且,对方也挺客气。

  估摸是看到林默头上的官帽和腰间的官印了。

  林默赶时间,所以直奔主题。他指了指那边杵在门口出不去的老孙头:“姐姐,这老头你放它出去吧。”

  本以为对方应该会同意,却没想到,女鬼摇了摇头。

  林默一愣。

  “它是不是冒犯到你了?”

  女鬼摇头!

  “那,就是它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?没关系,你如果不甘心,我可以帮你揍它一顿。”

  林默又说。

  女鬼还是摇头。

  这次林默不明所以。

  “那是为什么?”

  女鬼这会儿苍白的手指搓着衣角,一双小巧的绣花鞋也是不断摩擦着。

  看着样子,好像是害羞的意思。

  下一刻,女鬼指了指旁边。

  林默一看,那边有一大块红布,好像,是盖头。

  再看这女鬼的穿着,似乎,是嫁衣。

  林默见过类似的,袭文君姐姐就穿过,但眼前这个女鬼的样式更古老一些。

  女鬼指了指盖头,又指了指老孙头。

  林默明白了。

  他走过去仔细问老孙头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  老孙头支支吾吾,林默火了,说你不说,那我不管这闲事儿了。

  老孙头吓的拉住林默。

  “我说,这都是误会啊,我之前不是被那个女人给抓进来了么,但她好像遇到什么麻烦事了,我当时抓住机会就跑,当时那是慌不择路,一直敲门,没人回应啊,结果就这一间屋子有了回应,让我进来,我这才进来躲着。”

  “可没曾想,我是刚出虎穴,又入狼窝!”

  老孙头恐惧的看向那边床上的女鬼。

  “当时,它就站在我身后,我脚下没留神,随手抓了一下,就扯掉了它的红盖头,老天作证啊,我当时真的是不小心,不是真的要扯掉它的盖头。”

  林默让老孙头冷静一点。

  “你叫什么,人家那位姐姐又不吃你,如果真要对付你,你早死八百回了。”

  老孙头一听,也是点头。

  这话他赞同。

  林默说的没错,如果这个女鬼要害他,他早就完了。

  现在这情况,林默也看出来了。

  老孙头误入鬼屋,又不小心扯掉了这个女鬼的盖头,对方这是要让他负责,说白了,是想和老孙头一起过日子。

  想想也是,一个女子,可能是死在了新婚之夜,没成过亲,死了几百年。

  这几百年,自然是受尽了孤独。

  独守空房。

  怨气极大啊。

  结果某一天,突然一个老头子,一个男人,闯进了她的屋子,还扯掉了盖头。

  这不就是羊入虎口,闯进了她寂寞空虚的心房么。

  换做是林默,也不能让这老头走啊。

  总之,得负责。

  不然,肯定会把所有怨气都撒在老孙头身上。

  真那样,百年老女鬼的怨气,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的。

  这一点老孙头也看出来了,可问题是,他和这女鬼比起来,就是老鼠入猫窝,这如果天天待在一起,迟早得疯。

  万一对方一个不高兴,弄死他还不和玩儿一样?

  “我感觉,反正都是死,我不想留在这儿,可能,生不如死啊。”老孙头看问题居然这么清新。

  难得。

  林默这会儿不想节外生枝,他还得去敲钟呢。

  所以就劝老孙头。

  “你怎么就知道留下是生不如死?说不定,到时候你会乐不思蜀,凡事,都得先尝试一下,再做决断,你都没试过就乱做决定,肯定是不对的。”

  林默这话说的老孙头哑口无言。

  他对自己之前的判断,似乎也产生了怀疑。

  再加上林默不断的撺掇。

  终于动摇了。

  “那,要不,我试试?”老孙头问了一句。

  “试试,当然得试试,我知道,你是担心女方年纪大,可这算什么问题。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,女大三,抱金砖。女大三十,送江山。女大三百,送仙丹……她可能也就大你三百多岁,这还叫事儿吗?送仙丹啊老哥,你直接原地起飞,岂不快哉?到时候,谁还敢欺负你?”

  林默又给老孙头添了一把火。

  “说的有道理!”

  老孙头直接被忽悠瘸了,脸上也是泛出了一丝期待。

  “那行,我听你的。”

  “这就对了!”林默拍了拍老孙头肩膀。

  事情搞定。

  接下来老孙头直接和三百年的老女鬼拜堂成亲,而且拜的还是林默。

  这个是老女鬼要求的。

  林默估摸对方是把自己当成‘林渊’了。

  这会儿林默才想起来一件事。

  老孙头是怎么跑到鬼阁的。

  而且刚才老孙头说的‘那个女人’是怎么回事。

  这个事儿,老孙头倒是没有隐瞒,原原本本和林默说了一遍。

  包括他被抓进来后,头一次见到那个女人的场景。

  “当时啊,险些没把我吓死,那女人太可怕了,感觉,比我媳妇都吓人。”老孙头嘴上说不想成亲,结果刚成亲就叫上媳妇了。

  这就是一个老色批。

  “对了,那个女人,好像认识你!”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xiaoshuomvp.com。小说mvp手机版:https://m.xiaoshuomvp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